访高承勇落网地:看起来老实巴交 令人毛骨悚然

  甘肃系列强奸杀人案告破 追踪

  成都商报记者 罗天 甘肃白银摄影报道

  第一次杀人,高承勇24岁。那年他第一个孩子出生

  邻居眼里,他文文静静的,像个学校的老师

  父亲去世前他甚至端屎端尿地伺候,“很是孝顺”

  这样的面具之下,他残忍强奸、虐杀十余无辜女性

  高承勇·犯罪档案

  88.5.26案件

  1988年5月26日,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家中,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

  94.7.27案件

  1994年7月27日,白银供电局一名女性临时工石某被人杀害于其单身宿舍内,被害时19岁,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

  98.1.16案件

  1998年1月16日下午4时许,白银区胜利街88-6号,29岁的女青年杨某被害于自己家中,受害人“颈部被切开,全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16处,双耳及头顶部有皮肉缺失”。

  98.1.19案件

  1998年1月19日,家住白银区水川路6号的女青年邓某被害于家中,被害时27岁,受害人“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裤子被扒至膝盖处,颈部被刺割,上身共有刀伤8处”。

  98.7.30案件

  1998年7月30日,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某年仅8岁的女儿苗苗(化名)被害,受害人“下身赤裸,颈部系有皮带,阴部被撕裂并检出精子”。

  98.11.30案件

  1998年11月30日,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家中被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下身赤裸,双乳、双手及阴部缺失”。

  00.11.20案件

  2000年11月20日,白银棉纺厂女工罗某被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双手缺失”。

  01.5.22案件

  2001年5月22日,白银区水川路28-1-12号的28岁女护士张某在家中被害,受害人“颈部等处有锐器伤16处,并遭强奸”。

  02.2.09案件

  2002年2月9日,白银区陶乐春宾馆的三楼长包房客户朱某被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遭到强奸”。

  ……

  注:资料据兰州晨报

  8月26日上午,52岁的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村民高承勇在白银市工业学校内的一个小卖部被一群警察带走。至此,困扰了白银人民长达28年之久的“12起连环强奸杀人案”噩梦终于结束。

  高承勇个高,超过一米七五,脸黑,微胖,背微驼。高家八个孩子,五女三男,高承勇最小。高承勇1988年有了第一个儿子,而他所涉的第一起凶案,也在1988年。高家一共二子,双双考上大学,现均已毕业工作。同学称高承勇是1984届高中生,“没考上大学,复读了一年,但最后还是落榜了。放学的时候,他总拿土疙瘩砸我们女生。”沉默内向的高承勇爱跳舞,因为跳舞,高承勇还被人扎了几刀。

  高承勇的落网给世人留下诸多的问号。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要残忍杀害那些无辜女性?他如何在警方的眼皮底下整整躲了28年之久?

  他

  抽便宜的香烟

  五块五毛一包

  28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赶到了高承勇落网的白银市工业学校。由于学校门口正在进行地下管网改造,只要有汽车经过,大量的尘土就会随之扑面而来,让人窒息。学校大门紧闭,离学校大门约30米远,当地人陈山(化名)经营着一家门面不大的小超市。谈到高承勇落网时的情景,陈山坦言自己并不知情:“我也是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的。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是凶手。他平时会来我的店里买香烟,五块五一包的便宜香烟。他跟他老婆在工业学校开着唯一的一家小卖部,这个学校只有到了周末才允许学生出校门,想来生意应该还不错。所以,有时候他来买烟我也跟他开玩笑说‘你两口子那么有钱,怎么抽这种烟’,他基本上也只是笑一笑,什么也不肯多说。”

  工业学校是一所职业中学,里面读书的基本上是当地一些农村家庭的孩子。据陈山说:“这几年不好就业,前来读书的学生也就越来越少了。”不爱说话,也是工业学校里很多学生对高承勇的第一印象。二年级学生小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们基本上每天都可以在小卖部里看到他。他平时就待在小卖部里,很少出来。买东西的时候,他从不主动问我们要什么。都是我们告诉他,然后再付钱,就完了。”

  工校的一名女生小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现在这个新闻在学校里面炸开了锅。大家都不敢相信那个小卖部阿姨的老公竟然是杀人犯。我昨天还特意去网上搜了一下关于‘白银系列强奸杀人案’的资料。他怎么能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呢?我竟然跟他这么近距离相处了2年多时间,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他

  看起来很老实

  令人毛骨悚然

  在工校外面采访学生的时候,记者发现很多学生都对高承勇的杀人嫌犯身份表示震惊。学生们纷纷表示:“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完全不像是电影里那些杀人犯”。

  随着高承勇的落网,白银工业学校校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据学校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还有很多学生在校学习、以及马上还有新生入学,为了避免引起学生和家长不必要的恐慌,现在没有上级单位的同意,学校不会单方面接受采访。学校一名保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昨天晚上,我们还把一家央级媒体的记者拦了下来。要进入学校采访,就必须要上面同意。”

  据知情人透露,小卖部位于学校最东边,靠近围墙,环境很不显眼。这家小卖部一直交给外面的人承包经营。高承勇的妻子大约四年前开始接手承包这家小卖部,高承勇是大约一年多以前从包头回来帮着一起经营的。该知情人还透露,抓捕高承勇的当天,警方非常低调,是便衣架着他出来,然后一起上车就被带走了。

  据说高承勇的妻子当时并不在店里,她是27日才知道消息的。学校保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今天(28日)一大早,有四五个人来店里把他们所有的生活用品全部搬走了。估计是他老婆娘家的亲戚,来了两台车。现在小卖部的门锁了,进不去了。”保安还表示:“他犯下了那么大的罪,肯定要赔偿那些受害者。估计到处都在查他的家产。”

  陈山则回忆起了当年那段人心惶惶的日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周围没有女人敢穿红衣服出门,没有女人敢留披肩长发。只要是年纪相仿的男人,都要去公安局和派出所录指纹。现在好了,他终于落网了。我们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了。毕竟他也老了,再也跑不动了。”

  仁义之乡出了变态杀人嫌犯

  高承勇的老家榆中县青城镇与白银市水川镇仅仅隔着一条黄河。从白银市到青城镇大概需要40分钟的车程。所以当地人外出打工第一选择往往是白银,第二选择是内蒙古和宁夏,较少到兰州打工。破案之前,在当地百姓眼中,高承勇就是许多外出打工人员中的一员,而且是“混”得不错的一员。

  28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赶到了青城镇城河村试图还原高承勇年轻时的成长经历。地处黄河滩地的青城镇近几年搞起了古镇旅游开发,高耸的牌坊上写着“仁义之乡”四个大字。来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我也是青城镇的人。青河镇的历史最远可以追溯到唐代,但现在却因为高承勇而全国闻名。”

  几经周转,记者终于在古镇后面的农村找到了高承勇的老家,几名上了年纪的邻居正在巷子里纳凉。高承勇竟然是个变态杀人嫌犯的消息早已在村子里传播开,但许多村民都对此消息表示震惊。高承勇被抓以前,他一直是邻居们羡慕的对象——高承勇的两个儿子自小学习优异,一个是本科生,还有一个是研究生。而高承勇一直在外打工,妻子在城里开超市(学校小卖部)。

  高承勇的老家位于城河村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巷子尽头,如果不经过熟人的指点,几乎不会有人知道那条小巷子之后还有一户人家。记者发现,老家大门紧闭,门上,甚至锁上也已经锈迹斑斑。两扇大门上各贴着一个“福”字,由于时间已经久远,“福”字的红色已经褪尽。透过门缝,记者看到小院里种着的枣树和梨树结满了果子,却是一副没人打理的样子,以至于地上有许多烂掉的果子。

  杀人就该偿命

  邻居也这么说

  邻居们对年轻时候高承勇的印象是“孝顺”。据一位跟他家紧挨着的邻居透露:“他在家那会儿很孝顺,1988年他父亲重病,他整整照顾了三个多月直到父亲去世。他们现在很少回来,基本上是清明这样的日子才回来。就算回来了也不在老家过夜。最近一次是今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高承勇开着面包车和老婆一起回来给他父母扫墓。面包车好像是老婆娘家一个亲戚的。”还有村民表示:“他年轻那会儿,人很老实,也没听说他和谁发生过矛盾。他那个时候很爱读书,是我们村少有的高中毕业生。他还在准备考大学,虽然没有考上。”

  关于他的婚姻,一位应邀出席过他婚宴的本家亲戚说:“他老婆是87年从靖远嫁过来的。夫妻关系应该不错,至少我没有听到过他们吵架。他长期在外打工,老婆就在家里务农。人还是很勤快的。后来他的两个儿子到白银市里去读书了,他老婆跟着去做饭照顾他们。然后就渐渐不回来了。他老婆很能干的,在学校里开了个超市。后来听说高承勇前两年从包头回白银专门帮忙照顾生意。”

  谈到往昔的“连环强奸杀人案”,邻居们都表示不知情。一位邻居告诉记者:“毕竟有很多事情我们外人不了解。如果真的是他干的,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